用户名:
密 码:
您现在的位置:邪恶道 >> 精品 >> 内容

我的校长生涯中 在灵堂内面对我的粗狂虐待她竟汁水横流

作者:站长 来源:网络 时间:2020/12/7 15:58:42

如果要回顾我的校长生涯,那里面香艳的事情起码占了十之八九。但在,最为难忘的,却是同小姨子的那段情。就在,岳母去世了。在岳母的灵堂内,我却将高傲的小姨子狠狠的压在了身下,面对我的粗狂虐待,小姨子竟然汁水横流......我的校长生涯中 在灵堂内面对我的粗狂虐待她竟汁水横流小姨子比她我老婆小整整10岁,长得比几个姐都好看,是岳母的掌上明珠,几个姐姐也都很宠着她,这可能跟她出世不久岳父就去世有关。但不知怎么的,我就看这个小姨子不顺眼,她内向、娇气而且说话还特别冲,虽然长得看起来娇滴滴的,但一张嘴简直能把人气死。当然,她也瞧不起我这个吃粉笔灰的大姐夫,开口闭口总是有意无意拿话肘子捅我。在,最头疼的便是和这个小姨子的关系。事情发生在岳母去世后的那个夜晚。办完丧事,老婆的几个姐姐妹妹,连带着几个姐夫妹夫一个个都离开了。妻也回去收拾荒废了一个多月的家,偌大一座房子,剩下我一个人在客厅枯坐。说实在的,我有点伤感。岳母没有儿子,把5个女婿当儿子一样疼爱,特别对我这个在身边的大女婿,她寄望甚高,家中大到嫁女相婿,小到针头线脑,她都要和我商量。逢年过节,她有什么好吃的,也会偷偷地给我留着。,最幸运的,便是遇到这样一个岳母。她这一走,平时热热闹闹的一座大房子,恐怕就要冷清了。就在我怀念岳母的时候,小姨子进来了,她不拿正眼看我一下,径自走进她结婚后尚未搬走的侧房,不知在里面鼓捣什么。一会儿她出来了,硬生生地问我:妈留下的金首饰要怎样处置?我胸口腾地冒起一股火,岳母尸骨未寒,她的掌上明珠就想来分她的首饰了,真应了“女儿贼”这种说法。我没好气地说小姨子鼻孔里“哼”了一声,站起来骂了我一句:“狗屁校长。”“你再骂一句?”“我再骂10句,狗屁校长狗屁校长……”我受不了她的辱骂,把积攒了多年的忿懑、嫉恨,还有岳母去世的悲伤都集中在手掌上,“啪”地朝她的脸上砸下去。令我意想不到的情况出现了:小姨子停止了叫骂,但却高傲地扬起那如同白天鹅般修长的脖子,任由嘴角的血丝缓缓流下,只是居高临下的看着我。她说了一句“你打吧”,就咬住我的袖口不放。我用左手推她,也被她一把抓住,直接按在自己的酥胸上。在,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,我被她的行为吓住了,带着一丝做贼心虚的感觉,压低声音吼道:“你想干什么?”小姨子根本不搭理我,她粗暴地搂住我的脖子,带着一丝野蛮的将舌头伸进我的口里。我想使劲推开她,可已被她拽进屋里;我扯她的头发,她发出的声音更销魂;我咬她的手臂,她竟快乐地叫了起来;终于,我被她征服了,当我又抓又扯在她体内横冲直撞时,她忘乎所以地高声大叫。完事后,我疲惫地坐在床沿。小姨子若无其事擦去嘴角的血痕,脸上又恢复了高傲、冷漠的常态。她咬了一下我的耳垂,在我耳边说道:“大姐夫挺厉害么!”“你淫荡!”我骂了她一句,脑子里却突然冒出一个念头:“与其他姐夫也这样?”我的校长生涯中 在灵堂内面对我的粗狂虐待她竟汁水横流“没。有钱有势的姐夫脏。”“故意跟我过不去?”“外表斯文的男人发起狠来才够狠。”我狠狠地揪住她的脸腮,“还要分金首饰吗?”“要分大姐夫!”她的眼神赤裸裸地,充满原始的欲望。我的心“怦”地响了一下。小姨子走后,我回到客厅,乱糟糟的脑里忽然冒出一个很可怕的词:“被虐狂”。尽管在,经历过很多的香艳,但从来没有如同小姨子这般疯狂。抬头看到岳母的遗像,我的膝盖一软,“卟通”一声跪了下去。我双手合十,恳求尸骨未寒的岳母原谅我的过失。我把岳母留下的那盒金玉首饰给分了,我老婆的那份也给小姨子。这件事做完后,我再也不会单独和小姨子待在一起了,尽管我们之间已消弥了过节,产生了暧昧。但我如果不坚守自已的底线,战胜自己的欲望,这个家就可能要毁在我手上了!这件事,也成为,最为难忘的一件事。了句:不处置,过几天择个吉日,连同妈的骨灰一起下葬。,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人了!



猜您有可能也喜欢
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呢  称:
内  容:
页面右边大广告
电影网 更多>>

都说初恋情人是最让人难忘的,果真是这样,即便是已经忘记了,当再次见面的时候,那一幕幕的记忆

有那么一个人,他让我第一次体验到性爱的快感,我深深的迷上了这种感觉。在大学的时候我谈过一次

你有过酒后乱性的经历吗?因为那次的酒后乱性经历,现如今的我对酒甚至产生了一种恐惧。但不知为

我爱上一个已婚的男人,即使我知道他不会和我结婚,我依然选择和他在一起,当他的婚外情人,如果

对于许多没有经历过性爱的女性来说,可能会非常的好奇,啪啪啪的时候身体到底是怎样一种感受?真

婚外贪欢,虽然说有悖道德伦理,但人在那方面的欲火得不到释放的时候,往往就会被身体支配理智。

因为工作性质,经常接触网络,前段时间,在网上发展了两个女人,一个是少妇,33岁,一个是跟我

作为村上最年轻最出色的村医,林浩觉得自己真的应该风流一点,他觉得当个才能对得起自己珍藏了二

说到职场潜规则,我想大家都懂,这些年也遇到不少。从来都没有想过,有一日自己竟然也会被拉入卖

人的一生中总有那么几个女人让你终身难忘,我以为我不可能在对小女生心动了。那是发生在1年前的

都说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,比较倾向于身体上的爱,这句话当真是一点儿都没有错,他跟我在

今年8月,一个朋友过来,我请他洗脚。去东莞长安狄莺酒店二楼洗脚城,叫了两个洗脚女,一个是阿